幻灯二
幻灯一
第一百六十六回 焦大鹏行宫救圣驾 明武宗便殿审强徒 -- 七剑十三侠
七剑十三侠 >> 第一百六十六回 焦大鹏行宫救圣驾 明武宗便殿审强徒

第一百六十六回 焦大鹏行宫救圣驾 明武宗便殿审强徒

作者:佚名    阅读:612

时间:2019-9-1 18:41:10

  却说钱龙、赵虎手持利刃,窜身进房,直奔御榻而去。走到御榻面前,怠将龙幔一掀,那知用力过猛,一阵风将武宗惊醒。武宗睁眼一看,见榻前立着两个刺客,浑身紧身衣靠,相貌狰狞,身材高大,手持两把明晃晃的钢刀。武宗只吓得乱抖,心中暗道:“悔不听杨廷和之谏,致有今日之祸,朕命休矣!”急欲喊人前来救驾,只见那两个刺客,已要狠狠举起钢刀向自己砍到,口中叫道:“昏王,看你尚有何法逃得性命么?”手中的利刃正要砍下。武宗忽见窗外复又飞进一人,手执宝剑,直奔御榻而来。武宗这一吓,真也是魂飞天外,暗道:“何其刺客如此之多?这里现放着两人,还怕不足,又加上一人,光景欲将朕分为三段了。”正在暗道,忽听“哈咚”两声,接着“噹啷”一声,见先来的那两个大汉已跌倒在地,后来的那一个跪在床前,口中称:“万岁在上,小人焦大鹏奉了王元帅之命,特来保驾。这两个刺客,已为小人刺倒了。万岁勿惊,小人在此。”

  武宗这一见,真是喜出望外,当下即从龙床上坐起来,喊那些太监、护卫拿刺客。那四个带刀护卫一听此言,那敢怠慢,从睡梦中提了刀,大踏步抢走过来。见龙榻前跪着,疑惑他是个刺客,为武宗将他捉住,跪在那里,便举起刀来即向焦大鹏砍到。武宗一见,赶忙喝道:“尔等护卫宫中,原所以防不测。今尔等不知小心有刺客前来,你们那里如此糊涂,明日即行革去尔等的护卫,再严加重办尔等护卫不力的罪名。朕若非这焦大鹏前来救驾,朕已早为刺客所算了。还不快将那两个刺客缚起来,明日交荆州府严刑审讯。”那四个护卫听了这番话,随即跪下,碰头请罪,道:“臣等罪该万死,求万岁暂息雷霆。”武宗又命那四个护卫起来,去捆打倒的那两个刺客。那四个护卫当时又碰头谢了恩,这才站起来,走到钱龙、赵虎二人跟前,先将他二人拖了出宫,然后才将他四马倒攒蹄捆了个结实。

  此时里里外外,皆得了消息,所有那里护卫大臣、御前侍卫、随驾太监,俱纷纷扰扰进了官房。不一刻,那管带御林军侍卫以及太监张忠、左都督刘晖亦皆到宫房请罪。武宗便命张忠、刘晖进了寝宫。先给武宗跪请圣安,然后碰头说道:“臣等保驾来迟,罪该万死!现在刺客想已捉住了。”武宗便指着焦大鹏道:“若非他前来救驾,朕之性命,已送于两个之手了。二卿远在宫外,却非卿二人之罪。不过这宫内的所有护卫太监,实属疏忽已极,毫不防范,着即交二卿明日拟定罪名,以警疏忽之咎。”张忠、刘晖当下即也遵旨。

  此时天已明亮,武宗即命张忠、刘晖,将焦大鹏好生带出宫门,并饬令传旨各营:今日驻跸荆州府,便将此案讯明,再行起銮前进。当下张忠、刘晖将焦大鹏带出官房,便留在刘晖营中止歇。又将谕旨传知各营前队统带,令各军先到荆州驻扎。

  武宗此时梳洗已毕,当有小太监呈请早安。武宗早宴已毕,只听静鞭三响,武宗升殿。刘晖、张忠等一班随驾大臣、侍卫,皆上殿早朝,三呼万岁。当有领班护卫大臣奏道;“臣启奏万岁:夜间所拿的两名刺客,是否径交荆州府严讯,抑万岁先行钦审,然后再送交荆州府拟定罪名?”武宗听奏,道:“尔等可即将那两名刺客先行带上殿来,俾朕先审问他一番,究为何人指使。然后,再交荆州府拟罪。”领班护卫大臣当即遵旨退下。

  不一刻,即将钱龙、赵虎带上殿来,将他二人推倒,跪在下面。武宗伏在御案上闪开龙目,再将他二人细细一看,只见钱龙、赵虎二人,右臂皆为剑所伤,血流衣襟。你道这是何故?原来他二人当在寝宫行刺时,皆是右手执刀,所以焦大鹏一进来,即将宝剑先伤了他二人的右臂,使他举刀不来;又不便将他二人杀死,须留活口,为将来审问口供的地步。所以钱龙、赵虎二人右臂皆为所折,血流衣襟。

  你道焦大鹏又何以得知钱龙、赵虎前来刺驾,他从南昌奔到此处救驾呢?原来他却有人使他前来。这日,他在沿湖一带观看湖中的水景,只见他师父傀儡生忽然从空中落下,向他说道:“徒儿,佳儿,尔可速速回营与元帅禀明.即日驰赴荆紫关行宫救驾。”焦大鹏当下便问道:“难道圣上有人暗算么?”傀儡生道:“正为有人前去行刺,所以为师特命你前去干这一场大功,好让你讨了封赠,将来好成正果。”焦大鹏听了此话,便请傀儡生一同回营。傀儡生道:“为师尚有要事他往,你可即刻回营,与元帅说明,不可耽搁,务限八月二十三日到荆紫关,三更以后,前往行宫,捉拿刺客。一切勿误!”焦大鹏听了此言,却也不敢强留傀儡生,当即回身奔赴大营,见元帅呈明一切。王元帅见说,吃惊不小,当与焦大鹏说道:“本帅料这刺客,定是宸濠所使。既蒙傀儡老师属令义士前去救驾,义士可不能迟缓。”即刻出了大营,直奔而来。却好到了荆紫关,正是八月二十三这日。他却是日间到的,等至三更将近,便到行宫左右探看。等了一会,果见有两个黑汉子由院墙上跳过去。那时焦大鹏便要赶上去捉他,复又想道:“我不到那真真危急之时再行拿捉,一来不见我焦大鹏的本领,二来圣上也不知道我这人。”所以一直等到钱龙、赵虎进了寝宫,走到御榻面前,将龙幔掀开,举刀在手,要望武亲去砍,这个时节,他才飞身进内,将钱、赵二人右臂折伤,救了武宗的圣驾。这就是焦大鹏由南昌起程、直至救驾捉拿刺客的一段原委。

  此时钱龙、赵虎二人跪在殿上,并无刑具,因武宗既未带有御刑,荆紫关又无有司衙门、所以无处去寻刑具。而且钱龙、赵虎业已折伤右臂,已经不能动弹,断无再会逃走之理。只用了些绳索,将他腿脚捆缚结实,跪在那里便了。武宗在龙案上向他二人问道:“刺客,你二人姓甚名谁?朕看你二人倒也身材高大,有些本领,为什么不做忠臣孝子,偏要前来行刺朕躬?你与朕有何仇隙?究为何人所使?速速招来!”钱龙、赵虎跪在下面,听武宗问他这一番话,因即怒目圆睁,大声喝道:“昏君!若问咱的名姓,咱唤钱龙,他唤赵虎,咱们也不知道是何人所使。只知道你这昏君,罪恶贯盈,天下臣民无不切齿痛恨,咱家所以代民伐罪,替天行道,前来刺杀你这昏君,为天下子民除害。今既被捉,也算咱家做事不到,致被妖人前来所擒。要杀就杀,咱家没有口供。大丈夫一人作事一人当,不知道扳人避己,以图赦罪之地。而况今日杀了脑袋,二十年后又见一个堂堂的英雄。这脑袋瓜子被一刀,又算什么大事?昏君!你快些将咱家杀了罢,咱家是没有口供招来。若要咱家招口供,就是‘刺客’这二字。”

  当下武宗听了他二人这一番话,龙颜大怒,因喝令左右即将他二人推出,凌迟处死。当有刘晖奏道:“万岁且息雷霆之怒。论国家刑法,行刺圣驾,触件圣颜,皆是凌迟处死。但是这两个死囚必非专主前来,定有旁人指使,须得彻底根究,问明指使之人,方好一同治罪。若现在因一怒之下,便将他二人处死,这两个死囚原知死有余辜,可便宜了那指使之人幸逃法网。他二人既死,又从何处追问指使的首犯呢?据臣愚见,莫若先将这二个死囚每人重责一千大棍,然后再审问他的确实。又恐上扰圣躬,或即发交荆州府严刑审讯,说要将他的实供讯出,究竟是何人指使前来,方好一例治罪。臣一得之见,不知圣意如何?”武宗虽听此言,还是怒犹未息。毕竟武亲曾否准奏,钱龙、赵虎此时曾否凌迟,且听下回分解。

[分页查看]
第1/总1页/2864字
下载TXT文章,收藏文章,推荐给友友

对该文章点评: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五回 师成然罴大队南征 性本豺狼中宵行刺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七回 明式宗移跸驻荆州 孙知府奉命审刺客
当前在线用户:195
  9-22 19:57 星期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