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Wap手机版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欢迎 IP:18.206.14.36 用户来访本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潮汕文化 >> 民俗风情 >> 内容

走江湖 做“把戏”(2526字)

时间:2022-6-15 22:29:18  点击:  作者:admin  来源:摘自“汕头都市报”2

  核心提示: 农闲季节,隔三岔五,便会有人来我们家乡做“把戏”。锣鼓一响,人们就会奔走相告。只要不是碰上家中有急事,人们就会停下来观看……记得从前,尤其是在农闲季节,隔三岔五,便会有人来我们家乡做“把戏...


    农闲季节,隔三岔五,便会有人来我们家乡做“把戏”。锣鼓一响,人们就会奔走相告。只要不是碰上家中有急事,人们就会停下来观看……
    记得从前,尤其是在农闲季节,隔三岔五,便会有人来我们家乡做“把戏”。他们或在市场一隅、或在十字街头、或在祠堂前、或在榕树下……总之,凡是较宽阔的公共露天场地,都会被那些走江湖的临时开辟为做把戏的场所。那时乡间可供娱乐的东西少,平时即便是阉鸡割猪等场面,也会聚集好些看热闹的闲人。至于做把戏的锣鼓一响,人们就会奔走相告。只要不是碰上家中有急事,人们就会停下来观看……
    吞剑·耍猴
    村头的榕树下,围了一大圈人,只见地上铺着一领三尺见方的枣红色的布,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黑字。场地的中央,站着一个面黄肌瘦、二十几岁的人。他的一双手不停地比划着,嘴里发出谁也听不懂的咿咿哑哑的声音。原来他是一个哑巴!围着识字的人说,这个哑巴,说他小时一次外出时与父母走失,后被某庵寺一老和尚收留,学得一身武艺。老和尚圆寂之后,他决定下山寻找生身父母,不料寻亲未果,只好流落街头,卖艺度生,继续寻找父母。他为观众表演的是吞剑绝技。为证明他的剑没有作假,他先把剑往木板上一插,立马入木三分。这是一把寒光闪闪的利剑。有好事者将剑从头上轻轻掠过,毛发竟纷纷落下。大家都说剑上没有安装机关,确是一把真剑!表演开始了,只见他摆开马步,深吸一口气,抬头仰天,张开嘴巴,然后将剑尖缓缓往嘴里送。有顷,除了剑把外,长近两尺的剑身就被他吞下肚里去了!直看得观众大气不敢出。胆小的人,有的把头转向别处,有的把头埋在胸前,不敢正视他。接着,他绕场一周,好让在场各个角落的观众看个明明白白。然后才把剑从口中缓缓抽出来。我发现,剑尖处竟有胃液和未消化的饭粒给带上来。让我特别震撼!
    最让我们小孩子欢迎的还是做猴戏。这些走江湖人多来自江西。他们两三个人,带着两三只经过驯化的猴子,从赣入粤,然后一村过了又一村。在驯猴人的指挥下,猴子会直立走路,会倒立而行,会翻跟斗,还会根据剧情的变化自己挑选适合人物身份的面具。它们聪明伶俐,很讨人喜爱。当年人们普遍贫穷,虽然大家对猴子的表演不吝啬喝彩,但给它们的赏赐却非常有限,一般只给一分钱,白看的人也不在少数。每获赏赐,猴子就会跪地磕头答谢,十分懂事。
    硬功夫·魔术
    在我印象里,像上面所说的单纯以卖艺度生的走江湖人为数不多,而更多的是以卖药为主,他们虽也表演魔术、杂技、气功之类的节目,但目的只是为了吸引观众。我看过的把戏,五花八门,有一人唱独角戏的,有夫妻搭档的,有几个人结伙成班的。十三四岁那年,我在澄城看过一场大型的把戏,是灯光夜场的。班主的名字很霸气,叫黄飞虎。一班人操着普通话,请一名潮汕人当翻译。当年人们对讲普通话的人心存好感,这或许是讲普通话者不是南下干部,就是解放军战士之故,这委实让他们沾光不少。他们在澄城的通衢要道中山路的出入口处双忠公庙前的篮球场,连做了三个夜晚的把戏,节目除了变酒变菜等小魔术外,还有劈砖、气功、钻火圈等等。他们很能掌控现场观众的情绪,往往在关节眼处停下表演,推销他们的祖传治的膏药或其他诸如治疗肾虚或小儿疳积的药根或药散。他们信誓旦旦,让人们相信他们的药物确有药到病除的奇效。在他们的煽动下,不少人向他们买了药。
    看过黄飞虎他们的表演后,我也迷恋上气功,暗地里练习劈砖。捡一块残砖,将它的两头架起离地,上铺一方手绢,然后学着那些走江湖人的样子,用浴布紧束腰肢,吸气运力,猛地劈下去,可恨那砖头完好无损——还是原来的样子,而我的右手却立马红肿发炎,疼痛难忍。然而我没有死心,见劈砖一下子难以胜任,便改劈瓦片。开始只是一次劈一片,后来逐渐增至二片、三片……几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
    在孩提时代,一提起做把戏,一些长辈就会说起“刣人种瓜”来。他们往往这样绘声绘色地描述道:做把戏者物色一男孩,用利刀将他砍成数块,装进大水缸里,上面用盖罩着,然后继续卖药。观众们担心这小孩子的安危,便都不肯离去。做把戏者见药卖得差不多了,才来揭晓这小孩的命运。只见他口中念念有词,有顷,他要缸里的小孩伸出一只手来。那小孩果然将手伸出来,手中还握着一株瓜苗。最后,这个小孩毛发无损地走出大水缸,观众才舒了一口长气!
    我最后一次看做把戏是在十一二年前。但已与昔年的大不同了,魔术不见了,杂技和武术也不见了,只有两三个男女青年,在卖药间隙,轮番上场,唱些流行歌曲。因唱功平平,吊不起观众胃口。那时人们看病就医已方便得多,何况随着科学知识的普及,人们对那些自诩能包治百病的所谓仙丹妙药也越来越不相信了,走江湖人的药物也自然江河日下,风光不再了;这是问题的一方面,另一方面,有关部门加大了对江湖游医的监管力度,也加速了他们从人们视野中消失的进程。



你是本文的第515位读者
来 源: 摘自“汕头都市报”2015、8、8
作 者: 陈为峰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天下潮人网(txcrw.net) © 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tybook@qq.com 访问:www.txcrw.net 技术支持:白马非马
  •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