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Wap手机版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欢迎 IP:18.206.14.36 用户来访本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天下潮人 >> 天下潮商 >> 内容

从学霸到职业赌徒,货拉拉的创始人是这位揭阳人(19029字)

时间:2022-6-16 11:45:37  点击:  作者:admin  来源:天下潮商

  核心提示:2021年,创科香港基金发布《香港独角兽榜单 Unicorn HK 2021》,涵盖互联网物流、人工智能、高端制造、医疗健康、半导体和新能源等领域的 18 家企业上榜。其中,货拉拉作为估值超100亿美金的大湾区超级独角兽位于榜单前列。...

从学霸到职业赌徒,货拉拉的创始人是这位揭阳


2021年,创科香港基金发布《香港独角兽榜单 Unicorn HK 2021》,涵盖互联网物流、人工智能、高端制造、医疗健康、半导体和新能源等领域的 18 家企业上榜。其中,货拉拉作为估值超100亿美金的大湾区超级独角兽位于榜单前列。

“拉货就找货拉拉”在一些小型货车、面包车上也随处可见这句话。 可以说,大众对这家企业并不陌生。

但你可知道,这家希望通过互联网来为同城/跨城提供更加便捷的服务,从香港起步的的企业,创始人兼CEO是这位揭阳人——周胜馥。

image.png

周胜馥

香港史上首个拿下“十优会考状元”的新界学生

1977年,周胜馥出生在广东的揭阳,3岁时随父母移居香港新界。从小他就喜欢迎接高难度的挑战。

那个时候的香港新界更像是“关外”,不管是生活环境还是教育条件都比不上“关内”的香港岛和九龙。在这里,周胜馥住着临时屋,上着平民学校,成绩也并不拔尖。

1995年,周胜馥参加香港中学会考(类似于内地的高考)的一年。那时的观念普遍认为传统名校才能出状元,而中学的名校全都在香港岛和九龙,历来被认为是学霸中的学霸的"十优会考状元"更是从未在新界区出现过。周胜馥对此却不以为然:“新界区以前没有,为什么以后就不能有?”

不服输的周胜馥在官方提供的39个科目中一口气报了10科,将拿下“十优会考状元”的小目标写进了自己的日记本。功夫不负有心人,周胜馥最后一击即中,10科全部拿到A,顺利从12万考生中脱颖而出,成了史上首个拿下“十优会考状元”的新界学生,风头无两,照片也被登上了报纸头条。

曾有周胜馥的好友说:周胜馥的智商有5层楼那么高。而普通人在地下车库。

一年后,如此聪明的周胜馥飞往美国读大学。他先是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做了短暂停留,不久后转到斯坦福大学学习物理专业。在斯坦福,他发现物理学的题目都是用别人已经得出的结论和公式,每一道题都有标准答案,他觉得没有任何挑战,转而自发调剂到了经济学专业。也正因这次选择,成就了他之后的事业,也为他后来从赌博再到创业埋下了伏笔。

毕业后,由于在校期间表现优秀,国际知名管理咨询公司贝恩咨询向周胜馥抛来橄榄枝,年薪百万。即使在人才济济的斯坦福大学,能获得如此高薪的毕业生也没几个,但是周胜馥并没有“珍惜”如此得来不易的机会,在他进入贝恩咨询的第三年便选择了离开,因为他迷上了“德州扑克”。

以“赌徒”自诩的周胜馥

你很难想象一个人会经常将自己是一个“赌徒”挂在嘴边,货拉拉创始人周胜馥就是这样一个人,周胜馥甚至对于这段职业赌徒的经历非常自豪,既然周胜馥能够敢于承认自己的赌徒经历,就证明其在这上面确实有过人之处!

2002年,一个百无聊赖的午后,周胜馥上网无意间打开了一个链接,这个链接将他带到了一个德州扑克游戏平台,他立马疯狂迷上了这个游戏。渐渐地,线上游戏已满足不了他对德州扑克的痴迷,为了提高牌技,他专门用软件来复盘提高自己的胜率,他很快就可以十赌九赢。既然如此还做什么朝九晚五的打工人?周胜馥毅然从贝恩咨询辞职,从此全心全意到澳门做了一名职业赌徒。这个决定虽然遭到了家人的强烈反对,但是他们也拗不过他,周胜馥认为这和他喜欢挑战新鲜事物的理念不谋而合。“跟纯粹靠运气的赌博不同,德扑既有运气的成分,又有技术的成分。短期来看,赢钱是靠运气的,但要想长期赢钱,就一定要像下棋一样精于计算。”

开始的几年,周胜馥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之外,就是坐在电脑面前疯狂玩扑克。为了提高牌技,周胜馥常常在线上同时开8局,用同样的时间拿到8倍的经验,并利用专门的统计软件对牌局进行分析和复盘,每天打下来的手牌数就高达8000手。

对于这段经历,周胜馥后来骄傲地说道,“我可能是那段时间里全世界最专注于打德州扑克的人”,他还特别提到,“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曾在《异类》一书中指出,要想成为任何领域的专家,你必须投入一万小时练习,所以我的计划是每天投入10到12小时在扑克上。”

凭着“一赌即胜”的执着信念,周胜馥在“赌博”之路上越走越远。他的付出慢慢有了回报。在澳门的第五年,他每月就能赢得十万余港币,颠峰时期他一月甚至能赚上百万港元。他的赌技越发娴熟,到后来甚至能轻易算出自己每手牌的胜率,还能算出每小时自己在牌桌上赢多少钱。到了第七年,周胜馥已经在牌桌上赢了3000万元港币。

在一次又一次的博弈中,通过技巧与能力战胜别人,然后获得成倍增长的生理快感。屡战屡胜让周胜馥意兴阑珊再加上毫无规律的作息,让周胜馥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严重透支。同时,在德扑上面已经如鱼得水的周胜馥似乎疲倦了,甚至感觉也没有了挑战性。对他而言,德州扑克已经不再像当初那样有吸引力了。他每天还是能赢很多的筹码,但心中已经不再有喜悦。而且有人赢就有人输,这本质上就是一种零和游戏,对社会和自己的人生没有任何价值。

他看透了,也厌倦了,是时候该离开了。

从“赌桌”到“赌货拉拉”

七年的赌徒生涯在2009年画上句号,周胜馥带着赢回的3000万港币回到香港,用他自己的话说:“德扑是一个零和博弈,自己赢,别人就要输,在德扑上没有进步空间后,我想做一些创造价值的事”。

创业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在香港这样的地方。

以房地产和金融为支柱产业的香港留给年轻人的创业空间并不大。香港的钱虽多,但却很少投给当地的创业项目,很长时间里政府在这方面也毫无作为,直到这两年才出台了一些鼓励创业的政策。事实上,香港本土的年轻人也普遍缺乏创业的激情,他们更多的是希望上一个好学校,有一个好学历,然后进入一个大公司,有一份好薪水。于是,当内地的创业如火如荼的时候,香港这边却波澜不惊,大部分人依然过着自己安稳的小日子。

周胜馥无疑属于另外的那小部分人。回到香港之后,周胜馥投资开办了一家自己的医学美容公司,还做了一次颇为大胆的“赌博”,他在当时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出手购下十几处房产。而这一次,周胜馥又赌对了,香港房价此后一路高涨,周胜馥再次赚得钵满盆溢,但这些他都觉得不过瘾。此外,炒房这种事,周胜馥明白只能看天吃饭,跟赌博没什么两样,他很快发现另一个机会——移动互联网。

巴菲特曾经说过:“人生就像滚雪球,重要的是发现很湿的雪和很长的坡。”周胜馥也在寻找自己的雪地,一个能让他滚出大雪球的雪地。当O2O开始兴起,他觉得自己找到了这个地方。

2013年,随着移动互联网进入高速发展时期,当时国内的Uber和滴滴这类出行平台发展态势良好,周胜馥对其产生了极大兴趣,最后他将目光锁定在了物流行业,“物流是前景无限的市场,且这个传统行业互联网的渗透率仍然较低。”

很多人都很奇怪为什么周胜馥会选择同城货运作为自己的创业方向,因为他以往的经历跟这个完全不搭边。其实,早在共享经济这个概念出现之前,香港就已经存在共享面包货车了。只不过,那时主要是通过电话联络来共享的,即用户有运货需求时打电话给电召中心,电召中心则通过无线电联络一位货车司机。当然,这种商业模式相对低效,周胜馥正是从中看到了商机。他认为只要将这种模式移植到互联网上,做一个货运版的滴滴,绝对大有可为。

于是,周胜馥在2013年成立了货拉拉的前身EasyVan,该应用通过一键响应拉货需求,完全同城即时货运的需求,这一次可以说周胜馥也完全是在进行一场“豪赌”,他把自己的全部财产都押上!

2014年的时候为了进一步的将货运规模扩大,周胜馥开始将市场扩大到国内市场以及东南亚市场,更名为 LALA MOVE,中文名称“货拉拉”。货拉拉就这样开始了“攻城略地”,发展规模也越来越大,如今已经成为了国内最大的同城货运公司。

找投资的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当时香港的互联网创业项目还没有成功的先例,而货拉拉的核心团队早期基本是香港人,这使得很多投资人对于货拉拉这个项目心存疑虑。尤其是在2015年下半年,资本市场迎来寒冬,投资人更加谨慎了。而当时,货拉拉正在加速开拓内地市场,资金消耗巨大。在最困难的时候,货拉拉账上的资金只够支撑两个月了,那也是周胜馥压力最大的时刻。

幸运的是,还是有一些投资人是看好货拉拉和周胜馥的,清流资本董事总经理王梦秋就是其中之一。王梦秋这样评价周胜馥“上得朝堂,下得江湖”,可见周胜馥这个人确实有过人之处。在和周胜馥的沟通中,她发现后者的思路非常清晰。比如,货拉拉进入内地时选择了广东作为桥头堡,因为广东和香港在文化、语言等方面都很类似,货拉拉先把广东做透,再扩展到全国,就少走了很多弯路。另外,货拉拉也有很多接地气的创新,比如在整个O2O市场基本都是按单收费的情况下,货拉拉在行业里首创会员费模式。事实证明,这个模式是成功的。她反复强调,周胜馥是一个“很聪明的人”。

周胜馥将这些归功于自己的努力。因为努力,所以他相对于竞争对手更了解客户。现在的每个星期三都是周胜馥拜访客户的日子,他会在这一天里跟车出去,了解货车司机和客户的实际情况。会员费就是他在跟车过程中根据实际情况得出来的想法。他发现,虽然用户和货车司机的匹配是经过线上平台,但支付还是主要通过线下进行的,如果强行按单收费,那么司机们往往会选择“跳单”。

通过跟车和走访客户,周胜馥还发现了很多其他的问题。比如,有一段时间他经常听到客户反映定位不准,他发现原来是网页和APP上的定位系统不一样所导致的,最终通过统一系统解决了这个问题。

“我们这个团队在内地没有任何资源、人脉和背景,我们只有靠自己,靠自己比别人更努力,更了解这个市场。”周胜馥说。他认为靠自己才是关键。这就像打德州扑克一样,在短期内,运气可能会决定输赢,但从长期来看,只要你坚持做正确的决定,最终一定会赢。

靠自己,虽然会慢一点,但可能会走得更远。

2017年是货拉拉估值开启“火箭模式”的起点。2017年之后,它的发展就像火箭那样直冲一般:不仅城市占有率较2016年翻了近3倍,还引来高瓴资本、红杉中国的关注,联手持续重仓。

近年来,货拉拉不仅做自己最擅长的货运服务,还不忘向科技公司转型:用共享模式整合社会运力资源,完成海量运力储备,依托移动互联、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为客户提供高效的物流解决方案。

获取资本能力上,货拉拉在业内当仁不让:至今拿下8次融资,吸引一众资本加入。包括:

2015年1月,获极客帮创投、清流资本等1000万美元天使轮融资。

2015年9月,获清流资本、AppWorks等1000万美元Pre-A轮融资。

2016年5月,获概念资本、清流资本等1000万美元A轮融资。

2017年1月,获概念资本、黑洞资本、清流资本等3000万美元B轮融资。

2017年10月,获顺为资本、概念资本等1亿美元C轮融资。

2019年2月,获顺为资本、高瓴资本、红杉中国等3亿美元D轮融资。

2020年12月,获顺为资本、高瓴资本、红杉中国5.15亿美元E轮融资。

2021年1月,获高瓴资本、博裕资本、红杉中国等15亿美元融资,估值达到100亿美元。

周胜馥对成功的理解有些不同。“每一家伟大的公司都代表着一个词,或者名词或者动词,比如你提到咖啡就会想到星巴克,提到炸鸡就会想到肯德基,而将来如果有一天拉货就等于货拉拉,那我们就成功了。”他说。

当被问到货拉拉现在离成功还有多远时,周胜馥想了一会,然后露出了采访中的第一个微笑:“也许十年八年吧!谁知道呢?”

天下潮商综合编辑

主要来源 :网易财经网、中国企业家网等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天下潮人网(txcrw.net) © 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tybook@qq.com 访问:www.txcrw.net 技术支持:白马非马
  • 版权信息